首 页 要闻 要论 协商 统战 党派 委员讲堂 理论 人事 社会 法治 视频 文化

首页>今日要闻

四川小伙被拐河南30年 回家认亲后检举亲姑父

2021年05月20日 07:55  |  来源:成都商报
分享到: 

被偷走的人生 

四川小伙被拐河南30年 回家认亲后检举亲姑父

姑父否认偷孩子,警方将展开进一步调查

5月8日,母亲节到来前一天,文玉珍终于见到了30年前被人偷走的儿子武洪。

武洪,是文玉珍的第二个儿子。1991年3月29日晚,年仅6个月的武洪被人撬门从家中卧室偷走。之后30年里,和很多被拐孩子家庭一样,文玉珍和丈夫武怀勇踏上了漫长的寻子之路。30年里,文玉珍也和二姐一家几乎断绝来往。在夫妻俩心里,儿子被偷是二姐夫、即孩子亲姑父(注:当地的称呼)杨某所为。

归来

被偷走30年的儿子回家认亲

5月7日中午,从四川仪陇老家的民警口中得知儿子武洪会在第二天下午回老家见面认亲的消息时,武怀勇正在天津一处工地上和工友们吃着午饭。挂掉电话,武怀勇就去找工头请假,收拾行李后直奔火车站。

仪陇县金城镇,是武怀勇和儿子武洪见面的地方。见面认亲时间,定在5月8日下午3点半左右。几经周折,武怀勇通知小儿子在网上给他买了飞机票。从石家庄下火车后,武怀勇直奔当地正定机场,当晚住在机场附近一家138元一晚的旅馆。这是武怀勇过去30年寻子路上难得的一回奢侈,他告诉记者:“儿子要回来了,我们就要见面了,我总不能把自己冷感冒了去见他。”

另一边,留在老家的妻子文玉珍,则忙着托人张罗制作锦旗,她要好好感谢河南淇县和老家仪陇县两地的民警,是他们帮她成功找回30年前被偷走的儿子。

失踪

儿子未满周岁被偷走 夫妻寻子30年

武洪是1991年3月29日晚上被人从家中偷走的。他是文玉珍和武怀勇的第二个儿子,当时才6个月大,上面有个大1岁多的哥哥。

5月17日,文玉珍和武怀勇向记者回忆,儿子武洪被偷那个晚上,家里白天请人帮忙插秧苗,包括二姐夫杨某,娘家的二哥(已去世),武怀勇的“三爸”(即三叔),还有村里的一些村民……

“那天晚上吃饭,坐了一大桌人。”文玉珍说,晚饭间,大家说到最近电视节目很好看,吃过饭后便一起去村里一户买了电视的邻居家看电视。出发前,他们没有抱上在卧室睡觉的二儿子武洪。文玉珍回忆,当晚在邻居家看电视不久,二姐夫杨某就先行离开,约1个小时后,她和丈夫以及娘家二哥才起身回家。走进院子,就发现门锁被人撬开,推门进屋,发现二儿子武洪不见了。

之后30年里,武怀勇和妻子从未放弃过寻找儿子。武怀勇先后去过山西、河南等地的煤矿打工,后来,他又辗转到其他地方,一边打工一边打探孩子的消息,但一直无果,而打工攒下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寻子的路上。

儿子被偷后,文玉珍似乎变了一个人。她时常自责地用头撞墙,有时在夜里还仿佛听到儿子在哭,然后拿起一根棍子就出门,去村外的树林里,或是扒开路边的草丛寻找儿子。这样的场景,村里很多人都知道。

怀疑

孩子姑父曾接受过调查 否认偷孩子

实际上,儿子武洪被偷,文玉珍和丈夫武怀勇一直怀疑是二姐夫杨某所为。

“他(杨某)那个晚上一直鬼鬼祟祟的,以前他干过偷东西的事情,所以一开始就怀疑是他,但没想到他会偷我儿子。”文玉珍说。据当地多位村民回忆,几天后,杨某被当时的化马乡(现已并入金城镇)治安室人员带走接受调查。文玉珍告诉记者,但过了几天,他们得知杨某从乡治安室逃走。

5月17日,记者联系上当年在化马乡治安室负责户籍工作的宋某(已退休),他向记者证实杨某当年确有被带到乡治安室,但杨某一直没承认偷文玉珍家儿子的事情,几天后,杨某借故上厕所从窗户逃走,因为没有证据,后来文玉珍又生了一个儿子,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不过,杨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年因文玉珍怀疑自己偷了侄儿武洪,便主动去乡治安室说明情况,并非被人抓到治安室。在治安室期间,一名唐姓工作人员(已去世)提到杨某此前去山上砍树的行为,他担心因此获刑,才从治安室逃走,并非是因为偷孩子。

杨某说,侄儿武洪被偷的那个晚上,自己确实在文玉珍家吃饭,在另一村民家看电视时,因感觉有些冷,加上妻子一个人在家带两个孩子,便提前离开。当文玉珍找到自己家里时,自己和妻子已带着孩子睡下,当时已睡得迷迷糊糊,是妻子听到文玉珍的喊声才起来开门,并非文玉珍所说的自己当时还没睡。他说,自己当年并没有偷武洪。

经历

被拐到河南乡下 现已结婚生女

事后证明,武洪当年被人偷走后,辗转被拐到距家1000公里外的河南省淇县境内。之后,武洪在当地乡下一个康姓人家生活长大。

武洪被带到康家前,康家已有3个女儿。武洪告诉记者,养父是铁路上的工人,家里经济条件不错,养父母对自己很好,没有虐待过自己。在自己6岁的时候,养父去世。十一二岁时,他偶然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孩子。意外得知自己身世后,他担心养母伤心,并没去追问养母,但想着长大后一定要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初中毕业,武洪外出打工,之后结婚,有了女儿。但寻找亲生父母的事情,武洪并没有告诉养母。他说,妻子和岳父母都支持自己寻找亲生父母。

好消息在今年4月传来。河南淇县的民警告诉武洪,可能找到了他的亲生父母,并通知他采血进行复核。与此同时,四川仪陇警方也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武怀勇和文玉珍,通知他们采血进行复核比对。

5月8日下午,武洪在河南和仪陇两地民警的陪同下,到达仪陇县金城镇,跟亲生父母见面。南充市公安局出具的“被拐儿童身份确认通知书”上写到:在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失踪儿童信息系统中,通过DNA亲缘关系比对,确认武怀勇、文玉珍与河南淇县的被拐儿童康某具有生物学遗传关系。

5月8日早上,一早从石家庄坐飞机到达成都的武怀勇,直到中午11点左右才坐上回仪陇金城镇的车。当他在金城镇下车五六分钟后,看到几辆警车来到自己面前,之后,他和妻子见到了30年前被偷的儿子武洪。

现场,双方泣不成声。

检举

父母希望追究人贩责任

他向警方递交检举信

认亲后,武洪在四川待了一周。每天,他被亲生父母带着去见亲戚,被隆重地介绍给大家:他就是武家30年前被人偷走的那个男孩。

一周相处,武洪感受到浓浓的爱意,“他们的目光,每天都在我的身上”。武洪明白,父母是怕自己再次丢了,父母没喊他现在的名字,还是习惯性唤他“武洪”“洪娃”……去年5月,文玉珍突发中风、急性脑梗塞,导致右侧肢体瘫痪。武洪回来的这一周里,每天都陪在她身边,叮嘱她按时吃药,晚上还要给母亲按摩身体。文玉珍说,和儿子武洪虽然30年没见,但一见面,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距离感。母亲节那天晚上,武洪扶母亲在床沿边坐下,然后跪在地上,将一束鲜花送给母亲,祝她母亲节快乐。母子二人抱在一起泣不成声,其他在场的人亦纷纷落泪。

过去30年里,文玉珍和二姐夫一家几乎断绝了来往,儿子武洪这次回来,他们通知了很多亲戚,但没有告诉二姐夫一家。武怀勇说,因为儿子当年被偷,妻子精神变得异常,去年又中风瘫痪,这些年为了寻子,家中还欠下十多万元债务,他们希望能追究当年拐卖儿子的人贩子的相关责任。毕竟,在儿子被偷后的30年里,整个家庭的命运轨迹被彻底改变……

在返回河南前,武洪给仪陇县警方递交了一封检举信,希望能追究当年拐卖自己的人贩子的责任。武洪在检举信中写到:“自己在出生几个月时,被亲姑父杨某拐卖到河南淇县……”记者从仪陇警方证实,他们已收到武洪递交的检举信,警方接下来也会对本案的相关情况展开进一步调查。

目前,武洪已返回河南。他说,自己现在找到亲生父母,但还是会照顾养母,毕竟是养母将自己抚养长大,今后也会孝顺照顾亲生父母,是他们给了自己生命。

在离川返回河南那天,弟弟开车送武洪到南充乘火车。途中,原本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父亲武怀勇,半路又换到后排,一路上一直握着武洪的手,好像怕他会再次消失……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超

编辑:李敏杰

关键词:武洪 玉珍 儿子 文玉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

澳门六会彩资料图片2020年,澳门精准资料大全,澳门六下彩开奖结果,澳门六下彩开奖结果2020,澳门六下彩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