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要闻 要论 协商 统战 党派 委员讲堂 理论 人事 社会 法治 视频 文化

首页>今日要闻

73.4%受访青少年指出粉丝团会道德绑架强迫粉丝氪金

2021年05月20日 07:50  |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73. 4%受访青少年指出粉丝团会道德绑架强迫粉丝“氪金”

仅24.4%受访青少年不会花钱追星

如今,在“追星族”中,常有以青少年为主力的粉丝,为支持偶像而出资,各家艺人后援会也时常发起“集资”。不少未成年人省吃俭用将自己的零花钱打入“集资”账户。调查发现,很多人之所以花钱追星,是为了获得粉圈的身份认同,不花钱不被接纳。更有73.4%的受访青少年指出粉丝团会道德绑架,强迫粉丝“氪金”(以各种形式花钱支持偶像——编者注)。

这组数据来自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进行的追星专项调查。该调查通过问卷网(wenjuan.com)进行,有1616名14-35岁青少年参与,其中90后占32.0%,95后占32.1%,85后占11.8%,00后占24.1%。

73. 4%受访青少年指出粉丝团会道德绑架,强迫粉丝“氪金”

调查中,仅24.4%的受访青少年从不在追星上花钱。具体说来,42.2%的受访青少年会购买专辑、写真、书籍,41.2%的受访青少年购买代言、周边,20.2%的受访青少年为偶像集资,16.5%的受访青少年送偶像高价礼物。

南京大二学生小米承认自己会跟风花钱。他表示,在粉丝群中大家一起追星,看到其他人都在晒单,自己不花钱会觉得不好意思,因为想融入这个群体。一个新人要想获得粉圈的身份认同,就需要更高的超话等级、活跃程度,参与控评、“集资”,才能多刷存在感。

17岁的女高中生杨羊是一名韩国偶像的粉丝,她曾参与过“集资”活动,目标金额是20多万元。她表示,在粉圈,多多少少都会花钱。花钱最多的人,会花好几万元买专辑冲签售。“有个偶像前段时间出了数字专辑,大粉要求粉丝购买专辑,没买到200张以上,直接开除粉籍”。

调查中,35.8%的受访青少年直言,之所以花钱追星,是为了获得粉圈的身份认同,不花钱不被接纳。18.5%的受访青少年表示,花钱是因为“大粉”号召。

现居福州的研三学生沈琳是某粉圈的“大粉”,她告诉记者,有些工作室会特意养一些营销号、职业粉丝去引导小粉丝。经纪公司与粉丝后援会之间也会有联络,给他们一些未公开内容作为所谓后援会“福利”。经纪公司还会通过后援会的成员,在群里呼吁大家多“氪金”。

担任过某后援会管理的上海大四学生李欣欣发现,粉圈里有一些大粉很会“虐粉”,会煽动情绪,比如:“学生党两三杯奶茶钱都拿不出来吗?”“每天打10块钱不就好了?”“你们不打钱哥哥的梦想怎么办?”……还有一些人会写虐粉“小作文”,比如说“我们哥哥多惨,公司对他多差,他只有这次机会了,只有靠我们了”。这种大粉往往还有很多人附和。

本次调查中,73.4%的受访青少年指出粉丝团会道德绑架,强迫粉丝“氪金”。

63. 8%受访青少年觉得追星有时会过度消费金钱和精力

“一些后援会组织者会利用职务之便,向粉丝伸手,比如所谓的‘生日集资’‘应援集资’。‘集资’的一大笔钱可以放在支付宝里,会有额外收益,这些收益的用途也没见他们公布。一些后援会甚至会出周边来获取利润,这些周边据我所知成本极低,并且没有完全公布这些资金的用处和明细。”沈琳透露。

李欣欣说,小粉丝是“为爱发电”(粉丝因为喜爱偶像,而心甘情愿地付出——编者注),但做到粉圈管理层,尤其是上层,“想捞钱的话真的非常容易”。粉圈经常会有一些“集资”行为,比如搬家、买数据、买杂志什么的,粉丝在App打钱,后援会提现以后一般会放到自己账户里,几十万元的集资余额宝收益也有不少。还有就是一些环节的差额,比如买数据和商家商量价钱,自己拿差价。

“后援会的财务支出会向全体粉丝公开,但一般公开账目都是专门做给粉丝看的。经常会有一些后援会被粉丝发现账目支出P图,然后粉丝会骂。但也仅限于骂了,也不能怎么样。粉丝打了钱一般都是不能退款的。被骗的粉丝通常也不知道怎么维权,不知道去哪里举报。真出事的话,后援会捞钱的人一般会集体辞职,带着钱跑路。”李欣欣讲述,“这些钱的来源,很多都是学生党的零花钱,还有个别粉丝,甚至偷拿爸妈看病的钱。”

调查中,63.8%的受访青少年觉得追星有时会过度消费金钱和精力,52.1%的受访青少年承认会为偶像盲目“集资”。

应整治这种“集资”现象,尤其是程序不透明、鼓励未成年人打钱的行为

调查中,63.7%的受访青少年表示要在自己经济能力范围内追星。45.7%的受访青少年认为除追星外,要有自己的生活和规划。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教授表示,互联网时代,新技术、新媒介比起传统媒介,在推动青少年追星这方面,作用力度更大。“资本追逐明星,用明星抓眼球,实现短期收益,这是业态发展的问题。行业发展的约束规范不够健全”。

“我觉得这种属于灰色地带吧。在粉圈总有各种办法、各种名头去‘集资’。最近国家在整治选秀,我认为也应该整治下这种‘集资’现象,尤其是程序不透明、鼓励未成年人打钱的行为。“李欣欣说,追星花钱的地方都可能受骗,被骗比较多的就是“集资”打水漂,还有黄牛票,以及一些粉圈的私下交易。但关于如何防骗的宣传还是比较少,需要多给粉丝们一些提醒和建议。

魏鹏举认为,粉丝消费的发展有资本的诱导和推动作用。追星是一种情感表达,无可厚非,不必武断制止这种青春期的情感补偿、宣泄方式。“但毕竟在校学生还没有赚钱,需要通过父母辛勤劳作来支撑学业和生活,我们没有理由再去花父母的钱用在这个方面”。

“我们要深刻地理解青少年粉丝群体的情感、文化和认知,科学认识互联网传播规律,引导他们建立积极健康的‘三观’。”一名青年研究者表示,同时要限制资本对粉丝消费的诱导、过度投机和绑架。尽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对粉丝“集资”中可能存在的诈骗等违法行为,给予惩治,并向受害粉丝尤其是未成年粉丝,提供清晰明确的举报渠道和必要的法律援助,更好地保护他们的权益。

(文中追星青少年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黄冲 实习生 茅诗意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李敏杰

关键词:粉丝 青少年 受访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

澳门六会彩资料图片2020年,澳门精准资料大全,澳门六下彩开奖结果,澳门六下彩开奖结果2020,澳门六下彩免费资料,